香港新聞網 ? 正文

“修例風波”回望:學生淪為“暴力主力軍”, 香港教育錯哪了?

時間:2020年06月07日 14:46  稿件來源:香港新聞網


  香港新聞網6月7日電 香港“修例風波”至今已持續一年,對香港社會造成了巨大的衝擊,其中最讓人心痛的莫過於不少學生走上街頭,成為“黑衣暴徒”:

  2019年11月11日,在所謂的“大三罷”示威破壞行動中,非法示威者在多處大肆破壞,據警方數據顯示,當天被捕的287人中有190名是學生。

  其中一名12歲男童,涉嫌與另外8人在大埔港鐵的路軌投擲59支竹枝、咬傷警員手指及持有扳手作為武器,被控意圖危害乘客安全而在鐵路上放置物品、襲警和管有攻擊性武器罪。

圖源:香港《文匯報》

  同日,就讀專業教育學院的17歲男生,則涉嫌在香港屯門一間幼稚園藏有一枚汽油彈及一個鐵錘,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罪。

  2019年11月27日,一名18歲中六男生將疑似TATP烈性炸藥帶入馬鞍山校園,被控管有爆炸品罪。

  本是花樣年華,卻因為一時衝動而可能面臨牢獄之災,可悲的是,此類案件並非個例……

  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6月6日出席民建聯舉辦的“關注年輕犯罪化問題”圓桌會議時表示,2019年6月至2020年4月,共有8057人因參與“修例風波”被捕,其中1472人已被起訴,當中四成報稱是學生。

  特區政府保安局局長李家超5月初接受報章專訪時指出,“修例風波”中被捕學生比例由去年佔整體6%升至目前40%,由初期較多大學生,變為七成屬中學生,更有小學生在不同示威現場被警方拘捕達四次。“比例愈來愈年輕化,加上參與頻密,我們是擔心的。”

  這些心智尚未成熟的學生,本應在校園裡安心讀書。卻為何走上了違法的“不歸路”、成了香港暴亂的“主力軍”?這一年來,社會一次次提問——香港的教育,到底出了什麼問題?

  問題一:“毒師”誤人子弟

  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前副院長顧敏康在“修例風波”爆發之初就曾撰文指出,如果說香港的教育“病”了,那么首先就是教育者出了問題,其次是教材出了問題。因為教育效果如何,關鍵在于什么人教和教什么內容。如果教師客觀中立,則學生幸運,有可能被培養出真正獨立和客觀的思考能力。

  部分學生走到今天這一步,與部分“毒師”煽暴、縱暴不無關係。

  據香港“大公文匯全媒體”報道,4月底,有市民爆料稱,她與孩子一起觀看小學二年級常識科的網課,當教師講到《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》這一課時,公然歪曲歷史,聲稱鴉片戰爭的起因是“英國發現中國很多人吸食煙草,這個問題相當嚴重,他們為了消滅這些叫做‘鴉片’的物品,就發動了這張戰爭。”

  這種明目張膽給鴉片戰爭洗白、連英國都不敢做出來的事情,居然在2020年的香港發生了?還是發生在小學生的課堂上?

圖源:大公文匯全媒體

  並且,該市民還表示,“相關教師在介紹國旗和國徽時照本宣科,難以讓學生有深刻印象,而關於內地的負面新聞,卻讓學生進行深度分析。”例如,教師讓學生搜集內地旅客與香港市民發生衝突的新聞報道,並向全班分析匯報,顯然是刻意放大兩地矛盾。

  更糟糕的是,據香港特區政府教育部門統計,自去年6月至今年1月底,共接獲171宗有關教師有可能涉及專業失當的投訴,大部分涉及發表仇恨、詛咒等不當言論。

  《人民日報》日前發表評論稱:“這些教育界人士利用手中本該傳播知識、教人向善的權力和資源,散播暴力仇恨的種子,突破了教師的職業底線,喪失師德,是教育界之恥。”

  問題二:“毒教材”缺乏監管

  除了“毒教師”,香港的相關教學內容也有待檢討。比如作為香港高中必修科目的通識教育,就飽受詬病。

  香港推行通識教育11年以來,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一直都未制定通識科的統一教材,也沒有統一的大綱,甚至也不設課本送審制度,市面上所謂“教科書”未經任何保證,被多次揭發存在偏頗或錯誤內容。

  同時,由於通識科教學彈性較大,教師可憑“專業”選擇或編寫教材,但實際上不少材料以及考題角度欠缺中立,充滿引導性。更有部分激進“毒師”趁此機會製作“教材”作為政治宣傳品,煽動學生積極參與“抗爭”甚至激進違法行為。

  港媒曾披露,香港中文大學校友會聯會陳震夏中學中一級閱讀練習材料中,竟將張愛玲的文章《打人》的標題改為“警察打人”。

資料圖

  德愛中學中三英文報紙閱讀材料,內容極力將破壞社會的“黑暴青年”美化為“戰士”,更將警察合理執法歪曲成“濫捕示威者”。保良局何蔭棠中學中一級的中國語文試題中竟稱:“警察表面上維持治安,但實際上卻與黑幫暗中勾結,置市民生死於不顧”。

資料圖

  “毒教材”問題還不僅僅在中學階段,在香港,連幼兒園、小學使用的教材都有問題。

  在之前曝光的香港九龍塘某間幼兒園使用的教材裡,有個童話故事是這麼講的:中國是暴虐的國王,而英國是一位神奇的魔法師,最後魔法師救了自由港。

  當單純如“白紙”的孩子們一次次閱讀這樣的故事時,會得出什麼結果?

  問題三:教育管理不足

  香港教育亂象頻出,還有一部分原因是教育管理不到位,教育局和校方高層不作為。

  例如,現在香港教育局規定一名教師在三年內需要有不少於150個小時的進修時數,但問題在於,如果教師沒有完成這150小時的持續進修,基本上沒有任何後果,可以如常維持教師註冊。為什麼多年來相關教師素質難以提高?這恐怕也是其中一個原因。

  而由香港大、中、小學和幼兒園教師組成的“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”(簡稱“教協”),是香港最大的單一行業工會及參與會員最多的組織,但其領導機構卻長期被反對派勢力所把持。

  2016年8月,“教協”負責人葉建源公然表態支持中學生在校園內宣揚“港獨”,更把他們美化成“有主見、個人見解及關心時事的中學生,較有強烈本土意識”。

  2019年8月中旬,“教協”還主動發起遊行活動,煽動學界去維園示威,以“強力表達”政治訴求。“教協”理事張銳輝更縱容亂港團體煽動學生罷課,稱“他們有表達政見的權利”、“老師要讓他們實踐”等等,甚至鼓動老師在校內搞衝突。

  2020年5月,香港文憑試歷史科考卷中再現“毒試題”,問考生是不是同意“日本在1900-1945年間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”。

  這種大是大非類問題何需討論?香港各界都嚴正指責“毒試題”荼毒學子,然而“教協”負責人葉建源偏偏視而不見,甚至去信考評局,稱“試題沒有引導性,考評局不應該因為外來壓力,而將過去的聲譽毀於一旦”。

葉建源 圖源:港人講地

 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周厚立近日在香港《文匯報》撰文斥責香港教育亂象,他稱,香港特區政府對香港教育亂象不能再視若無睹,必須全面檢視通識科淪為“製毒工廠”的現象,教育局更有責任嚴正跟進“黃師”的道德及專業操守,去除淤血需要盡早剔除師德喪失的害群之馬,更要從制度層面切斷伸向校園的政治黑手。

  周厚立強調,彌補愛國和中國歷史教育的空缺刻不容緩,加大愛國愛港教師隊伍培養力度,建立健全香港與內地教師雙向交流的制度機制,將愛國愛港作為教師任職的必備資格。

【編輯:劉春

  • PRINTED BY: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/F.,Global Trade Square,21 Wong Chuk Hang Road,Southern District,Hong Kong
    Tel: (+852) 28561919 Fax: (+852) 25647453

    新时时保号法 股票股票推荐 上期平码算下期7码公式 大嘴棋牌下载 山西快乐10分遗漏 排列五500期基本走势图 码免费大公开 好运彩字谜 微信捕鱼 苹果如何安装大唐麻将 北京快3几点关闭 平码三中三准确料公开 江西多乐彩遗漏官网 今晚精准一码 怎么下载吉林微乐麻将 青海快3走势图_快3开奖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十分钟开奖